雲妻☁️

All雲玩家

【太爱哥哥了怎么办?】特别篇

all云大发

Elevenever.:

/All云向
/OOC/故事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全文6000+阅读愉快w
/哥哥7在写了呜呜呜请大家再宽容我几天
@柒琗  美年的情节来自森可爱太太的支援😘😘
/正文👉1 2 3 4 5 6



Special-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更爱你❤



“成云啊,成云?起床了。”



河成云在睡梦中被人轻轻晃了晃,喊他起床的语气格外温柔,河成云有点怀念,自此长大之后智圣哥就没再这么喊过他了,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还是个宝宝。



“智圣哥——”



小团子揉着眼起来了,因为不规矩的睡觉姿势,他的睡衣是卷起的,腰处露着一截白花花的软肉,尹智圣站在床边蹭了蹭鼻子,好在没有流鼻血,他在弟弟面前的形象还是威武高大的。



“下床吃饭了,一会儿圣祐送你去上班。”



尹智圣揉了一把河成云的乱毛,又掐了掐他的脸蛋,明明只和自己差三岁这脸上的胶原蛋白怎么感觉比冠霖还多?尹智圣感概了一把手感,然后笑盈盈地出了屋门。



河成云在一脸懵圈的状态下爬下了床,他站在屋中央打了个哈欠,揉着脸试图唤醒自己,而后踢着人字拖窜进了洗漱间。



“黄旼炫!!!那是我的牙刷!!!”



正当一脸迷糊的河成云刚打算脱裤子放水的时候,他那因为困顿而睁不开的眼却因为洗漱间内正在刷牙的人而瞬间放大了百倍。



“嗯???”



被突然爆发的奶音嘶吼吓到的黄旼炫一口吞下去了他含在嘴里的牙膏沫,薄荷的清凉刺得他嗓子火辣辣的疼。



“抱歉啊哥...”



反应过来的黄旼炫盯着自己手上的牙刷看了一会儿,白杆蓝纹,这的确是河成云的。



也就是说,他跟河成云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共用了一个牙刷三天???



僵着身子,黄旼炫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他猛灌了一大口水开始漱口,牙膏的味道还黏在他的舌尖上,凉凉辣辣的,黄旼炫皱着眉头差点再把漱口水给咽下去。



“没事没事反正该换了。”



河成云提上裤子蹭到水池前洗手,黄旼炫借着身高优势刚好能从上将整个河成云纳入眼里,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棉衣,过长的袖子被他挽了两节挡住了手腕,他脸上还有一道红印,怕是睡着时又压上了耳机线。



“成云哥,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睡觉的时候不要戴耳机。”



黄旼炫沾着水珠的手定在了河成云的脸上,汇聚在指尖的液体正顺着那道红痕下滑,消失在他的下颌。



“我没...啊我想起来了,昨天临睡前奂尼给我的,让我帮他听听看有没有需要改的地方,我太困了,听了两句就睡了。”



混沌的意识被那点冰凉给激散了,迷糊劲消失的河成云昂头看着黄旼炫一脸无奈。



“这样吗?那我会去跟奂尼好好讲的,告诉他不要霸占我们成云哥宝贵的休息时间,哥先洗漱吧,牙刷我给你拆好了放杯子里了。”



要不怎么说是居家必备的三好男人呢,动作效率就是高,一边回答还不忘一边干活,黄旼炫离开前连牙膏都帮河成云挤好了。



终于不是被压榨的日子了。将白色粉纹的牙刷塞进嘴里,河成云还饶有兴趣的轻声哼了几句,诶诶诶这几句曲子好,赶快记下来记下来,河成云灵光一闪,抄起壁柜里的随手放着记录灵感的小本子就埋头不动了。



姜丹尼尔被尹智圣催着来找河成云的时候,他正蹲坐在马桶上,嘴里叼着牙刷,头发乱蓬蓬的,拖鞋一只穿在脚上一只甩在一旁。



“这是哥未来的新风格?这么狂放不羁吗?”



姜丹尼尔试图让自己憋着不笑,但效果并不明显,他的气声还是从嘴边露了出去,要不是河成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这会儿早就被暴打一顿了。



“成云哥——要吃饭了——成云哥——”



“啊西别吵了我听见了。”



他刚刚说错话了?姜丹尼尔匪夷所思地望着一秒转换模式的河成云,他的躁症真是说来就来啊。



“听见了就跟我下去吃饭?嗯?”



姜丹尼尔伸出手挡住了河成云停留在本子上的视线,强迫他看着自己,说起来他这个二哥也没啥毛病,除了是个工作狂这一点,他也挑不出其他的瑕疵。



“好好好知道了——真是。”



河成云眼前的音符突然变成了纹路交错的掌心,他翻了个白眼也没对姜丹尼尔打扰自己的行为感到过多不满,河成云想也没想就把手塞进了那双干燥的手心里,一切就像约定俗成。



被姜丹尼尔牵下楼,被邕圣祐拉到餐桌前,被金在奂塞了一双筷子进手,黄旼炫给他倒了杯牛奶,李大辉帮他夹了个煎蛋,裴珍映和赖冠霖还有朴志训在厨房帮尹智圣准备最后的汤菜。



“佑镇呢?”



“我去找你的时候还在呢,哦来了。”



姜丹尼尔低头酌了口咖啡,再抬起头时,视线里多了一架遥控飞机。



豪华版,上面还插了支玫瑰花。



果然还是年轻人。一点创意都没有。



在河成云看不见的地方,姜丹尼尔跟朴佑镇打着口语。



呸。要你管。虎牙少年的嘴角微微抽动。比你整天都上演霸道总裁的戏码好多了。



“哥要接好哦~”



操控着飞机的朴佑镇准备就绪,他的目标是让小飞机准确无误的落在河成云的怀里,他手舞足蹈地扭过来转过去,虎牙因为紧张也一直晾在外面,OKOK风速正常,前方没有障碍物,瞄准目标,准备——降落!!



不光是朴佑镇,其他围坐在餐桌前的人也有些慌张,但他们慌的不是飞机能不能稳妥降落,他们想的是——



朴佑镇你好样的。不是说好早餐后才开始?你居然犯规!还搞这一出?啊西就知道你不会遵守约定的!我真的见了鬼了会信你!



距离降落倒计时三秒。朴佑镇眨了眨眼,余光看见尹智圣似乎端着煲汤从厨房走了出来。



两秒。智圣哥的脚步什么时候这么快了?朴佑镇眼见着尹智圣离他的飞机越来越近。



一秒。砰——



报告机长,任务未完成,我方飞机失事了。



朴佑镇在听到一声巨响后下意识闭上眼捂住了头,他愣了两三秒,然后才睁开眼望事故现场望过去。



一地粥饭,蛋花和皮蛋溅得到处都是,被人身攻击到的尹智圣还没缓过劲,保持着端碗的姿势愣在那里,直升机躺在地上,螺旋桨还顽强地转着,倒是黄旼炫反应快,先找了工具清扫,当然他拽着金在奂一起帮忙。



“哥?你被烫着了?疼吗?”



朴志训小声的惊叹成功将全体人员的注意力再度汇聚到河成云一个人身上,果然还是小孩子心细啊,裴珍映听到这话后立马蹲下了身,一把抓住河成云还想后缩的右脚,白皙的脚腕处,一片红。



“呀呀呀,河成云你疼不知道吭声吗??那个冠霖啊,快去拿冰块,志训去找药箱,珍映和大辉,把罪魁祸首压过来。”



河成云被烫伤的消息将尹智圣的状态调整了回来,他在围裙上抹了两把手,将事情利索地吩咐给了几个年纪小的。



“圣祐和丹尼尔,把你们成云哥架到沙发上去。”



几乎是尹智圣一声令下,弟弟们鸟兽散去,赖冠霖开冰箱时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抱怨什么,朴志训在翻箱倒柜似乎又碰着了什么语气不善,李大辉和裴珍映因为压制不住整天扛他们耍来耍去的朴佑镇正在吵吵嚷嚷,姜丹尼尔和邕圣祐一人一边把河成云搬到了沙发上,黄旼炫和金在奂还蹲在地上整理狼藉,尹智圣坐在河成云脚边挽起他的裤脚。



“智圣哥!智圣哥!冰块冰块!”



赖冠霖着急的时候语速会不自知的加快,他急急忙忙跑过来将手里的冰袋递给尹智圣,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河成云的脚踝。



“智圣哥智圣哥!药药药!”



朴志训几乎也是同一时间跑了回来,他手里提着家用急救箱,在看到尹智圣将冰袋压在河成云的脚踝后还不忘让他轻一点,他将药箱放在桌子上等着尹智圣的下文。



“把烫伤膏找出来,扭开,挤到手上,过来给你成云哥揉一揉。”



尹智圣看着冷敷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移开身子给朴志训腾了地,有跆拳道黑带的称号加持,抹药的手法全家没有第三个人能媲美河成云和朴志训。



“哥,要是疼你跟我说一声。”



朴志训坐到河成云旁边吞了下口水,说起来他当时被十个人围攻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紧张,一时竟忘了自己接下去该干啥,要不是打扫完了过来看情况的金在奂拍了他一下,他可能要愣神到河成云的烫伤自愈了。



“那就麻烦我们志训了。”



河成云点点头,望向朴志训的眼神多了几分宠,他一向是疼爱家里的几个弟弟的,乖巧又可爱,当然,这都是在不以逗他为乐的前提下。



“成云哥的问题解决了,朴佑镇,来,我们谈谈。”



邕圣祐看着河成云和朴志训那边一片和睦,然后将离自己最近的朴佑镇一把扯到怀里,不满地揉乱了他的头发。



“行吧,圣祐你看着办,其他人,给我去吃饭。”



老大都发话了,就算再怎么想腻在小哥哥身边也不太好,除了给河成云按摩的朴志训和教训朴佑镇的邕圣祐,其他人带着恋恋不舍的目光回到了座位上。



一个个咬面包和咬仇人似的。



早上的闹剧最终在朴佑镇难得一见的撒娇中结束了,一并画上句号的还有他们因为闹剧而不得不暂停的约定。据考证,邕圣祐先生以非正常手段制服了朴佑镇小朋友并让其保证以后再也不不按套路出牌了,至于是什么手段,邕圣祐在李大辉和裴珍映的连环拷问下也没松口。



“佑镇啊,下次再这么顽皮,哥可就把你不小心拆了成云哥珍藏手办按不回去却嫁祸给丹尼尔这件事,泄密咯~”



朴佑镇架着河成云下楼的时候,邕圣祐的威胁论还停留在他的脑子里。



可怕的男人。



“上车吧成云哥!”



邕圣祐单手转着方向盘倒车,完美地将车停在了河成云的面前。



收到指示的河成云一瘸一拐地爬上了车,系好安全带还不忘摇下车窗跟朴佑镇道别,他说虽然是假期但也不可以太疯哦,千万看住裴珍映和李大辉那两个小的。



“怎么不嘱托佑镇管冠霖?”



“我们家冠霖那么乖哪用管。”



我有很多话不知道该不该讲——看着河成云理所当然的模样,邕圣祐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果然冠霖小恶魔的形象从来不在河成云的面前呈现。



安全把河成云送到公司,邕圣祐还不忘告诫他要小心,河成云问他下午是不是也是他来接,邕圣祐想了想,他说。



“虽然我也很想来接哥,但因为我今天班有点晚所以可能是丹尼尔来接吧,他不是刚考驾照出来?”



告别了今晚要加班的邕圣祐,河成云裹了裹衣服慢悠悠地上楼,期间还接到了一个来自朴智旻的邀约。



“成云哥——今晚烤肉来吗?庆贺玧其哥换新工作室了!一起来吧?文奎哥泰民哥钟仁哥都在!”



“来来来约约约!”



确定信息后河成云就往尹智圣手机上传了消息,他说今晚不回家吃饭了,但一定会在门禁前回家的,请组织放心。



个鬼啊。收到简讯的尹智圣还在家里洗碗,消息是裴珍映转述给他的,小孩听说河成云今晚要晚回来兴致缺缺,尹智圣瞧了一眼黯然失色的裴珍映不明所以。



“怎么了我们珍映?”



“啊...我新学了首歌,想让成云哥给我指导指导,我下周想在休业式上唱的...”



抱着杯子啃咬的模样真的是巨可爱了。尹智圣觉得只有这种时刻他们家的小朋友才真的像个小朋友一样。



你可以找在奂啊。尹智圣下意识想给他支招,但是看裴珍映这个样子,他摇了摇头留下了裴珍映自己一个人在厨房伤魂,解铃还须系铃人,看问题太清楚,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累。



河成云晚上赴约前接到了姜丹尼尔因为训练而无法来接自己的道歉电话,正巧他也不回家,所以一并向他又转述了这个消息,并叮嘱他在训练时要小心。



电话那边的大狗狗听了小哥哥的关心倒是很开心,一旁跟着姜丹尼尔一起排舞的孩子们都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一只白色萨摩耶在摇尾巴。



这一定不是他们的老师。不是的。他们拒绝承认。



河成云赶到店里的时候只有闵玧其和朴智旻,他落座以后就被智旻扯过去闲聊,闵玧其倒是也不恼自己的男友不理自己,他只是在点菜的问了问两个弟弟想吃什么。



金文奎和李泰民是一起来的,金钟仁晚了一会儿,似乎是因为练习的原因,他到的时候河成云正在啃猪蹄,金钟仁一巴掌招呼过来,河成云差点没噎着。



但是一顿饭吃得很爽快,大概是因为天气特别好,本来没认为自己喝了多少的河成云在吹了点风后竟觉得有些微醺。



他婉拒了没喝酒的金钟仁要送自己回去的提议,毕竟他们的家在完全相反的方向,他不是一个习惯于麻烦别人的人,所以河成云在他们一一离开后选择步行回家,反正不远。



只是他没想到会在回家的路上碰见李大辉和裴珍映提着塑料袋从便利店里出来,河成云稳了稳步子,喊住了两个弟弟。



“哥喝酒啦?”



李大辉率先闻见了河成云身上的酒味,随后裴珍映也凑上前嗅了嗅,跟着点了点头。



“喝了一点,就一点!大辉和珍映可不许告诉智圣哥哦~”



哪只一点。李大辉和裴珍映相望了彼此一眼,这是喝了不少吧。一喝醉就比平常还能撒娇,明明就是可爱还死活要说是性感?非要和大辉比女团舞的话我们回家不好吗?



裴珍映望着在小区凉亭里非要拉着李大辉一起跳舞的河成云,额角青筋暴起。



为什么不跳男团舞啊?裴珍映内心闪过无数条弹幕,成云哥是坏男人啊。



“啊,我们裴珍映特派员,站在那里的裴珍映特派员,请向我们转播一下现场状况好吗?现在谁赢了?”



脑袋莫名被纸团砸了一下,裴珍映回过头,赖冠霖和朴志训正站在窗口看他,手忙脚乱地一个比划一个翻译。



“很明显吧,大辉更胜一筹啊。”



步履飘浮的河成云能站住就很不错了,旋转跳跃这些事,他闭上眼也阻止不了他的Balance消失不见。



最后还是跳累的河成云自己放弃了竞争,他卸了力气挂在李大辉身上,哼哼唧唧地指挥小孩带自己走。



哇这一副王的架势。李大辉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看到的小说,他觉得河成云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傲娇。



“珍映哥,帮个忙啦。”



李大辉和裴珍映好不容易才把河成云还有两大塑料袋东西搬回家,朴志训和裴珍映在玄关处将东西接了过去,赖冠霖直接蹲下让他们把河成云放到自己背上,他给送回房,折腾了一路的两个小孩自然是乐意的,安放好河成云,李大辉和裴珍映搀扶着彼此回了房暂作休息。



“果然哥还是睡着了比较老实——”



回房的路上不小心吵醒了在睡美容觉的智圣哥,对方在看到河成云不省人事的样子后撕下面膜就去熬醒酒汤了,下楼前还不忘嘱托赖冠霖帮河成云换了衣服。



给河成云换好睡衣,赖冠霖趴在床前看他的小哥哥,河成云侧着身,缩在袖子里的手抓着被子,看起来幼极了。



“今天也在喜欢哥哥的状态下好好度过了。”



赖冠霖戳了戳河成云的脸,在得到对方一个不开心的皱眉后笑开了,他弯了弯腰,将吻留在了河成云的指尖上。



尹智圣和黄旼炫是一起进来的,赖冠霖那时撑着头坐在地上要睡不睡。



“回去睡了,冠霖。”



黄旼炫拍了拍他,然后跟尹智圣示意自己送他回房,在收到大哥的回复后带着迷糊的小孩走了出去。



尹智圣叫醒了河成云,将手上的碗递给了对方。



河成云也没怎么推脱就一口闷了下去,因为喝得有些急,有些汤水就顺着他的下颌滑到了脖子上,尹智圣从睡衣口袋了掏出了手帕递给了河成云。



“这么大了连药都不会喝?”



就算是被一脸嫌弃可河成云还是笑意盈盈地应着。



“不是有哥吗~”



尹智圣陪着河成云瞎聊了几句就哄着他睡了,黄旼炫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睡着了?醒酒汤喝了?”



“嗯。”



尹智圣也没问他来干什么,只是收了碗便离开了。黄旼炫也没停留太久,他给河成云整理了一下桌上的乐谱,关上窗,给他掖了掖被子便离开了。



李大辉和裴珍映在黄旼炫走后一同溜了进来,两个小孩抓着手机,悄悄地给睡梦中的河成云留了几张照片,流口水的样子,被放大成为彼此的手机桌面。



朴佑镇是带着玫瑰花进来的,早上的闹剧他虽是无心却也愧疚,他尽量放轻动作掀起了河成云腿边的被子,被烫伤的地方看起来好多了。他把早上那束花放在河成云的床头,悄悄离开了。



金在奂本想找河成云谈一下昨天晚上的那首歌,谁知道却被旼炫哥告知成云哥睡了,金在奂塌着脸推开门,将自己的MP3放在河成云的书桌上,他改了又改的结果,这次应该没问题了吧?晚安啦成云哥。他揉了揉河成云的头发,带上了门。



邕圣祐进来的时候带了一身凉气,连大衣也没换,他进来的时候河成云因为睡姿的原因蹬了大半个被子,邕圣祐好笑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走近替他拾起被子,又在他的右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朴志训过来的时候和邕圣祐走了个擦肩,他们彼此点点头心里都跟明镜一样。朴志训手里拿着罐糖,是润嗓的,他今天出门的时候给河成云买的,他将糖摆在河成云日常存放养生食品的柜子旁,留了个便笺。



“一定要记得吃哦~”



少见的男子汉撒娇,朴志训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左腿拌着右腿离开了。



姜丹尼尔进来的时候和邕圣祐进来的气氛恰恰相反,刚洗完澡的他浑身腾腾热气,他擦着头发走到河成云床边盘腿坐下,河成云就在这时翻了个身,脸正冲着姜丹尼尔,睡梦中的他不知在干什么,小嘴一张一合。



“晚安啦,哥哥。”



姜丹尼尔浅笑着撩起河成云的刘海,温热的吻留在了他的额头上。



今天,也一夜好梦吧。



/THE END.



情人节快乐小仙女们


*小小的补充一下w 罐昏喊珍映特派员的情节是受到了世容在TU里一段幕后花絮里的表现的启发w然后Balance是艺兴在oxlxs里重复了据说有八十遍的词hhh

评论

热度(215)

  1. wanna one 怀挺Elevenever. 转载了此文字